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关于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346号提案的答复

发布时间:2017-09-14

会字第346号   公安农林类   案由:关于建立浒苔前置拦截打捞缓冲区案

提案内容:

  自2008年起,每年夏季青岛沿海海域都会受到大面积浒苔侵袭。研究表明,黄海浒苔在经过北纬34度左右后,由于水质变清、光合作用增强,现场生长率每天可达10%至37%。按照这一生长速率,30至40天后浒苔生物量可达数百至上千倍。国家海洋局2017年3月22日发布的《2016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指出,近岸海域环境问题依然突出,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不容乐观。九年间,政府组织相关学者开展了大量研究工作,国家海洋局专门成立协调工作组,科技部也将浒苔综治列入重大专项,浒苔的现场打捞和处理技术也得到快速发展。

  近年来,青岛在相关成果转化使用等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如2016年通过铺设围油栏或拦截网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然不够理想。一方面,浒苔在青岛近海的大量聚集,给近海养殖业带来严重损失;另一方面,浒苔在海岸线特别是海水浴场的堆积腐烂,对青岛旅游城市形象造成负面影响,而且在运输过程中的污水、恶臭等又对沿途道路造成二次污染。导致形成这些问题的源头在于未能完全阻止浒苔上岸,目前我市各区的拦截区全部位于近岸,没有设置缓冲区,导致缺少应急处理时间。为此建议:

  一、大力推进浒苔离岸拦截技术成果的推广与应用。对绿潮的研究结果表明,将绿潮打捞区前置,有可能控制黄海绿潮的规模。前置打捞的可靠保障是有效拦截。当前,青岛市远海拦截科技研发的技术条件已经成熟,能够完成离岸拦截或远离青岛海域在事发地拦截。建议政府部门积极推进有关成果的推广与应用,以解决浒苔对沿海经济的侵袭。

  二、实行离岸拦截与事发地拦截海试的双向管控。应在保留近海拦截的基础上进行离岸拦截,建立浒苔打捞缓冲区,逐步向远海推移,建立以远海拦截打捞为主,近海拦截打捞为辅的整体格局。建议选择始发地区域进行早期浒苔打捞,通过前置拦截与打捞的技术积累,将浒苔解决在始发地的萌芽状态。

  三、开发利用海岛人力与空间资源。海岛的开发利用是国策,而海岛经济发展应当以促进海岛居民安居乐业、增加收入作为必要条件。对近海浒苔进行拦截,距离长、数量大,需要一定数量的人员与船只参入才能完成。建议将铺设、巡视、维护、补网工作交由海岛渔民完成。一方面,渔民可以在休渔期通过海上浒苔拦截增加经济收入;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承担收网后的整理维修工作,解决一部分海岛渔民的工作安置。

                                                                                                           2017年4月17日

 

 

答复内容:

*****委员:

  您提出的“关于建立浒苔前置拦截打捞缓冲区案”收悉,现答复如下:

  提案中的建议很有建设性,对浒苔处置工作很有指导意义。诚如提案中提到,自2008年以来,青岛沿岸与海域每年的5-8月份都要遭受浒苔影响。为尽可能减少浒苔绿潮对市民生产生活和环境的影响,我市将浒苔自然灾害应对处置工作作为应急管理常态化工作抓紧抓实,按照《青岛市海洋大型藻类灾害应急预案》,加强组织领导,超前安排部署,强化监视监测,加大拦截、打捞、清理力度,最大限度减少浒苔到岸率,有力有序有效开展了浒苔应急处置工作。

  青岛的浒苔应急处置也是经过了不同的阶段,2008年举全省之力应对浒苔灾害,确保了奥帆赛顺利进行;2009年至2011年主要依靠陆上处置清理;2012年至今采取三条防线进行应对,即海上拦截、海上打捞与岸上清理,所有工作措施的目标就是将浒苔对前海一线的环境影响降到最低。

  根据历年浒苔遥感监测情况统计,黄海海域的浒苔绿潮最大影响面积达58000平方公里,覆盖面积2100平方公里,最小年份的影响面积和覆盖面积也分别达19000平方公里和280平方公里。进入我市管辖海域的浒苔,最大覆盖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分布面积最大达上万平方公里。据有关专家分析,我市每年打捞与清理的浒苔数量,不到黄海海域浒苔数量的1%。

  之所以采取近岸拦截、打捞的工作方法,是因为漂浮到青岛近海的浒苔,如果要进行全部进行打捞,所需经费、人力巨大,且不一定达到效果。鉴于此,我们只是对即将靠岸的浒苔进行打捞,对上岸的浒苔进行清理。

  对于跨省的浒苔打捞,由于所用船只为渔船,浒苔泛滥期间正值黄海区伏季休渔,对打捞渔船管理是以省为单位管理,涉及港监、船检、边防等部门,休渔期要求船靠港、人上岸,跨行政区域打捞要进行省级协调、管理,难度较大。且打捞浒苔发生的费用成本很大,据了解,目前只有青岛专门安排经费人员实施海上打捞,其他地方都是上岸后进行处置。目前对浒苔的资源化利用刚起步,青岛一年的加工利用能力不超过20万吨,百万吨级的数量上岸不能进行利用也是一种灾难。因此,从青岛的角度来看,我们迫切期望的是开展源头治理,从根本上进行治标的治理措施。并进一步加大对浒苔资源开发利用研究力度,找到可商业化、有经济价值的使用途经,引导企业主动参与,改变政府组织打捞的现行模式。

 

 

                                                                                   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

                                                                                  2017年7月14日